歌者的歌,舞者的舞,剑客的剑,文人的笔,英雄的壮志,都是这样子。只要是不死,就不能放弃。——古龙《英雄无泪》

在极东圈待了三年多了,不算长久但也不是很短了,菊耀耀菊都吃过。
但是现在突然感觉圈内很多人,包括之前的自己都对极东的虐点有些误解。
本田菊伤害了王耀。这句话的重音应该放在“伤害”,而不是因为伤害的对象是王耀。
他伤害任何国家都是同等毫无回挽之地地错误,只是伤害王耀让那份「痛苦」更深,「错误」却是对等的,无论是不是王耀,罪名都是相同的。



从黄山往旌德返程,路过一个小村落,父母在前座聊起来这便是座知青小镇。
小镇的风格很独特——与周遭青瓦白墙的徽派建筑形成鲜明对比,从那儿路过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那条公路两侧稀稀疏疏勉强栽着梧桐树,梧桐的叶子有些病恹恹,树干也没有衡山路上的法国梧桐那样笔直漂亮,倒是有些垂垂,枝干也没那么规整。房子是一栋栋的平顶楼,砌着红色瓷瓦,一栋约四五层高,稍矮的房子会更加洋气,砖红色的石灰墙和暗金色的房沿边,散发着一股子沙哑的味道。田边和房子外圈的栅栏是那种黑色的棱形铁栏,每根上面都弯弯翘翘地有一个黑桃心形状的铁刺,这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都是常见得不得了。
这个小镇,整个就是不伦不类的上海模样。
从小镇出来,立马...

我很喜欢abo里的双b设定
想想,在那个肉欲横流的社会却有着这样一对不受信息素所控的爱侣,平稳度日,并不弱于任何一个Alpha,也不比任何一个Omega丑陋,两人面对着这个社会对abo三个性别的歧视和固有观念不断抗争,唯独希望的是对方完好。
不受信息素控制,于是性爱的但是来源于纯粹的爱情,爱到深处耳鬓厮磨,脖颈处没有信息素的缭绕,但吸引人的发丝与鼻尖还是让对方无法割舍。

对没错我想写极东。

【极东】花环

凌晨的极速码字

开学前混更
很短

———————————
王耀很喜欢花,从还是个孩子开始就喜欢花了。

美丽的花朵在任何时候都是相当美好的存在,绽放的花朵总是贴着那一股子热爱和生动,女孩们用花朵装饰自己的鬓角,在没有太多色彩的时代为自己增加一抹亮色。也有人会送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儿,在天空之下黄土之上,花朵自始至终承载着最美好的祝福和希冀。

王耀送过花给很多人:当他的子民需要希望和明媚时,当贤人撒手魂过黄泉时,当藩国来进献时,当别的国家来与他交谊时,当他重新进入世界重新被看重时。

等等。

在太多时候,王耀都需要作为一个年长端正而坚韧的国家,向各种各样的对象送花。

但是很少会有人给王耀送花...

衡量一种现代化方式是否成功,不能只看几项指标和集中力量办的几件大事,更应该看这些措施是否惠及百姓,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是否在推动社会向自由王国前进。——《俄国现代化的曲折历程》

讽刺的事让我们学习这句话的家伙自己都没有做到这句话。

【雪兔】一位老兵的自述

因为要发表在校刊所以修改了,重发一遍

修改之后6000+

第一人称普视角

有土豆兄弟和极东兄弟的亲情/友情向和法贞爱情向

未修改原文:点这

------------------------

报道人:莫妮卡 自述者: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本次报道完全是贝什米特先生自己讲述,由莫妮卡小姐记录整理】

【其言论与本报社无关】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夜晚巡查中。

那时候正下着雪——说来有趣,那时候那么大的雪我都还生龙活虎的,现在这么暖和的天气我却这样病成这个鬼样子。更有趣的是我居然觉得这样生病还比那时候洒热血的生龙活虎快乐。人可...

图片这样处理是为了防ping
我觉得真实性比较大,发生了快一个月的事情却没有媒体报道,但是官方还没出来,不要公开讨论吧,但还是希望更多人知道一下始末

【极东/七夕甜饼】猫咪咖啡馆

七夕甜饼
有喵塔极东的戏份
ooc注意
真的就是甜饼
请原谅我的取名废

--------------------------------

今天是七夕。
可楼下猫咪咖啡馆的店长王耀还是没有对象。

七夕当天猫咪咖啡馆举行了一场猫咪间的相亲大会,由一群单身人类举办的。猫咪们在这个并不发情的夏秋交际表示对寻找伴侣并不是很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他们的主人。有的时候猫咪之间也会聚在一起讨论他们各自的主人。
王耀家不给人撸一直当吉祥物的大黑猫一直都觉得自己的主人喜欢斜对角开花店的J国男孩本田菊,不然为什么每两天都要去他家买很多花回来,还经常让自己故意跑到他们店里去,然后王耀再自己假惺惺地去花店说自己家的猫又乱跑了。但是本田菊家那...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打的是匹配
切身体会一把别人家的杰佣
三杀一逃
佣兵被抱到地窖的
那边的地窖你们看到了吗!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