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东姐妹】镜缘记「一」


好久没更文了
这篇大概篇幅会长一些,故事线比以前的文要长,大纲已经列好了
是一直想写的梗
背景大概是在民国时期


以及拜一拜路德基尔小少爷,保佑我过几天的德语测试



------------------------------------------------------




脏乱而拥塞的街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贩铺上各形各色的人不断地来往,偶有买主来看,铺主就领着铺内合适的“货品”带到买主面前看。

没有人知道那些“货品”是怎么被铺主弄来的,也没有人乐意去知道。那些大户人家的购买员们只需要从这条街上买到优秀的、不需要卖身契的仆人带回去作家仆就可以了。

“老板,听说近来多了一批货?”一个略显富态的管家模样的人踏进一家铺子,用熟惗的语气对着柜台内正在算账的老板招呼着。

老板是位光鲜的妇人,让不认识的人见着了,只怕会被以为是官家的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做这类黑色生意的。

“哟,这不是王家的贵人吗,这次来了几个雪白粉嫩的小姑娘,不知道可有需要的?”老板从柜台里端了一杯茶水递给管家,笑着迎上去搭话。

“嗯,这次是奉老爷之命,来挑个丫头回去,给小姐做陪读的。”管家也接过茶水,顺着老板的话点明了。

“阿明!挑几个懂事的丫头上来!”老板对着后面的伙计呼声。

不多时,几个女孩就被那个叫做阿明的伙计带了上来。这些稚嫩的女孩一个个都垂丧着小脸,毕竟不是每个女孩都会无缘无故地被逮到这样的地方当做货品让人挑选。女孩的年龄估摸着也才九岁左右,都比王家小姐的要三四岁,这老板也毫不掩饰她本来就打算好让王家来挑人的心思。

管家站起身来,先是摸了摸几个姑娘的发包,拍拍她们有点灰的脸,挑了几个长相清秀的姑娘出来。

“认得字吗?”管家蹲下身来,笑眯眯地对着她们问。若是给大户人家的小姐作陪读,能认得字倒是最好的。

“不认得。”女孩们都是不知道被什么手段带来的,能认得字的自然少。

管家有些失望,但也从来知道这样的店里一直都是有求必应的地方。

管家一个个的女孩看过去,牵起她们的右手,摸摸他们还是稚嫩的中指*,最终牵出了边上一个一直沉默着紧紧揪着袖子的女孩,轻拍她的头:“你呢?别害怕。”

女孩稍稍抬头,双眼盛满了恐惧和紧张,看着管家笑意的眼神,才轻轻点了点头。

“是个乖觉的。”女孩听到管家这样轻轻地讲着。

“那好。老板,就要她了。”管家将女孩牵出来,向老板示意。

老板也迎上去,示意伙计将其他的女孩领下去,“那这就带她下去清洗一下,那…是一会送到王宅还是?”

“不用了,我直接带她回去,银子会派人送来的。”




“小姐,这就是以后您的陪读了。”

送走了管家,王春燕也不再压着自己的性子,将刚从那条肮脏的大街上回来的女孩拉到房间里,确定了院内无人之后,将房门一关,转身瘫坐在靠椅上,吃着几子上备着的点心。

女孩看着眼前这个一瞬间失去小姐模样毫无端庄可言的姑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想着这样是否太过无礼。

“你叫什么名字啊?”幸好是王春燕率先开口,不然害羞的女孩可能会被自己的多虑弄到尴尬至极。

“小女,名樱。”女孩不太敢大声回答,看着眼前这个自来熟的小姐,突然又断了话语。

这实在太尴尬了。
人与人之间到底是怎么聊天的?

“樱花已熟酴醾放,春去虽忙意尚夸。叶底红圆珠映树,架边香瘦玉开花。”王春燕放下手中咬了半块的糕点,抬头仔细地端详了樱一会,很快就从脑海中搜刮出了两句诗来赞美她,“是个好名字,你生得这幅好模样,也不枉了这名。”

樱只觉得自己实在有些羞乏,只觉得这赞美要把她湮没一般——这儿的人都这么会夸赞别人吗?

“我听你的口音,似乎不太像中原人?”王春燕坐正身子,有些好奇地探头到樱的面前。南方这儿像樱肤色如此白皙的本就少,像西洋来的那些个人,虽白,但肤质肯定没樱这般细腻且五官也不尽相似。而樱的口音也不像北边那种稍稍粗的语音。王春燕怎么想也没想出樱大概来自哪儿。

“小女故乡是在瀛洲,但从小家里的先生就教过汉学了,所以大致的汉字还是会念的。”樱想起自己幼时跟着先生在庭院里念书时边上的石山,自己孪生的哥哥总是会爬到石山上将自己藏起来,让教书的先生一番好找。

王春燕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听到她这样讲,便知道了眼前这个粉嫩的小妹妹也是在富贵人家家里长大的小姐,不过为什么家世不错,还会沦落到现在任人买卖的地步?王春燕不是那种喜欢刺人痛处的刻薄之辈,倒也没追究下去。

“那你姓什么呢?我这还是第一次遇见东瀛那儿的人呢。”王春燕语气很俏皮,她一向对别人没有小姐架子,也因为这点被王家家主讲过好几次不懂礼仪。在王家主的干涉下,王春燕的礼仪终于是可以见人了,至少在出席重要宴会的时候不会丢了面子。

樱思索了一会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的姓氏,毕竟姓氏这个东西,要是说的不好会被人利用——更何况,樱也是聪明的孩子。

“本田。”樱怀着一点点私心,只是说了自己母亲娘家的姓氏。毕竟母亲那儿,也没有父亲的名贵。

王春燕也毫无怀疑,只是转了转手中的瓷杯,看着杯子里的茶叶跟着水打转。

“你倒是蛮可人的。”王春燕只是这般模棱两可地讲着,让本田樱不禁腹诽为何中原的人讲话都这般不清楚,让人实在摸不着头脑,自己也不敢判断她是满意还是不满,答话什么的更不敢讲。

“管家与你说了没有,你的厢房就在这院子的东边,从这走过去也就几步路,门口栽了几株梅花,你应该寻得到。”本田樱这回倒是听出来了,这小姐现在是在让她回房了——这倒也让她自己解放,与陌生的人这样讲话,真的是极累。


*学过用笔的人中指关节会比身上其他皮肤稍微粗糙一点

评论
热度 ( 21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