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记「七」

emmmm好像很久没更这个了
把存稿发掉了
开学前应该最多还有一到两更了/也可能没了
这篇飞到七年后




-------------------------------------

流年辗转,春秋一过几年载,美人胚子也变做了真正的美人,花园里的樱花树也越来越高大,本田樱想要爬上树窝观察鸟巢的愿望更加无法实现。

那个生活着许多雏鸟的鸟巢也早就已经不见了,具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也没人能说得清。

王春燕从初初长成的青涩模样慢慢变成了一位富有情韵的美艳小姐,本田樱也从那稚气的孩童变作了安静娴雅的少女。两人一起成长的时间已经有了七年,可以说在这个家里两人便是对方最知心的人,于王春燕而言,那忙碌的父母,是完全比不上的。

窗外的知了声响彻耳际,夏日的温度实在是令人烦躁。生性怕热的王春燕早早地就在自己屋内备了冰块,倒是本田樱有些怕凉,即使耐着热也离王春燕和那一大缸冒着寒气的冰块有些距离。

“樱,你倒是过来些啊,不要被热中暑了。”王春燕望着远远的正淌着汗的本田樱,有些恶意地朝着她唤。

本田樱放下手中的笔,丝毫没有抬头看那个贪凉的大小姐。“小女倒是怕小姐太过受凉,到时候闹得肚子疼。”本田樱也从歪里拐角的绕出一句话,回敬着王春燕。

“樱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冷淡了,明明小时候你那么害羞,那么可爱……”王春燕单手撑着她的侧脑,几缕永远梳不起来的额发被她抚在脑后,懒懒地回忆着以前那个还是软软的小女孩。“小姐这话说得好像小姐以前就是这样聒噪。”本田樱抬头对坐在藤椅上的王春燕回应了一句。

“行了,不玩了。之前你给的那份情报现在已经分析出来了。”本田樱摇了摇手中的卷轴,晃着她那被系成活结的裙摆向王春燕走去。

“说了多少遍了裙子不要这样系,这样不拘的样子被外人看见怎么办?”王春燕接过卷轴,看着本田樱的裙摆和裙摆下裸露的小腿皱起了眉头。

“这样舒服,而且这儿哪来的外人?小姐你也别这样讲,上回元旦时的宴会,不就小姐一人穿着那开叉的旗袍?那漂亮的小腿可真是羡煞我了。”本田樱坐在王春燕对面,拣着桌上的糕点。“那叫潮流,你看着,以后那服装肯定吃香,你也别穿着这种繁复的锦裙了。”座上的大小姐扶着自己的发鬓,目光扫着卷轴,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本田樱看着也知道她在读卷轴,不再与她回嘴了。

“你在这上面写的意思是会有西洋的外使来找我们?”王春燕相信自己闺友的分析能力,若在往常绝对不会去质疑她,但是奈何这次的信息太重要了,实在无法不慎重。

本田樱咽下刚刚入嘴的绿豆糕,享受着糕点溶于舌根的清凉,又喝下一口茶润了喉,才回复着王春燕,道:“对的。上次的聚会就已经明确了西洋会有人对我们友好这件事,然后前几日宫中的筵席不知小姐可还记得,那西洋的外交官特意地提了家主,还开玩笑说让少爷与他的幺女定亲。尽管是玩笑,但这也说明了他们对王家的重视。他们和朝上的腐朽不同,也铁定知道一些关于小姐的事,既然看中王家的势力,而小姐又是王家的不同之处,必然是显眼的。极有可能小姐会收到某位外交官夫人的邀请函。”

“真是难为你说这么长一段话了。”王春燕连忙递过对面人的茶杯,毫不掩盖语气里的那股“我就是故意气你的”。“照这样说那我也应该准备准备一些西洋的服装了。你也得准备。”大小姐用涂着红蔻丹的圆润指甲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

“对了,还有一件事。”本田樱有些支吾地提起,脸皮薄的女孩很快地红了双颊,“家主想让小女尽快嫁人了。说是给小姐做个……榜样。”

“嫁人?樱你才16岁诶!”王春燕说出来之后才觉得自己的话不妥。16岁的女孩,确实是可以嫁人了,自己这年纪,若不是因为身份,也应该早早就成婚了。至少在他们眼里是这样的。“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想着嫁人就不用见到我这讨厌的小姐了?”

“唔嗯,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但是一想到若是小女嫁人了,小姐就又得找一个陪读了……这样又要祸害别人了,毕竟可不是所有姑娘都能像小女这样忍受小姐的性子,所以还是不这么早嫁人了吧。”本田樱努力地让自己摆脱所谓的“舍不得小姐”这个理由,这么让人害羞的话自己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是这样的理由吗……”王春燕趴在桌子上,嘟着腮看着本田樱,“难道樱不会舍不得我吗?”

“当然不会啦,嫁人了又不是见不到小姐了为什么会说‘舍不得’这种话啊?”本田樱的脸愈发地绯红,王春燕盯着她愈发不眨眼。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也会这样开玩笑了。

“好啦!从小你就这样戏弄我,也不知道你这顽劣的性子是和谁学的,明明家主和夫人都不是这样的人,公子也不是那样……”本田樱最后也放弃了与趴在桌上瞪着杏眼的小姐对视,摆摆手向她抱怨。王春燕也从桌上支起身,眯起眼只是对着她笑:“不然怎么能让你不自称‘小女 ’呢!来收拾一下,出去备几套洋装。”

“小姐,直接去唤裁缝来不就可以了,怎么还要去外面的铺子?”本来已经打算好去请裁缝的本田樱有些不解。“我可不想让那些古板的人来决定我的洋装!”王春燕有些任性地抱怨着。

那些裁缝古板吗?倒也不是,那毕竟还是国内一流的匠人。大概只是小姐为自己出去找的一个借口罢。这几年的相处已经让本田樱十分了解自家小姐的思路了。

“顺便也给你添几套,不然这身打扮跟在我后面也太奇怪了。”王春燕这么讲倒也不是本田樱穿得不好,毕竟若是小姐穿着简约的洋装而身边的陪读却还是繁复的锦裙确实是怪异了。

“好。那小女去备车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