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记「八」

好久没码感觉手生,都不会打字了
兄长大人出现啦,樱的母亲大人也开始黑化了
不过都是助攻啦
黯爷和葵哥会不会有副线还在思考中




----------------------------------------------------


“小姐比起半年前的尺寸又稍稍长高了些,樱姑娘倒是没怎么变化,还是蛮娇小的。”听着那裁缝店老板娘说的,本田樱低头望了望平平的身体,又朝王春燕那可以称得上完美的身材看了眼,突然就有一些沮丧。

什么嘛,明明都16岁了,却还像个小孩一样。小姐16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没事没事,樱你以后要是嫁不出去的话我养你一辈子也不要紧啦!”王春燕拍拍自家沮丧的陪读,没什么诚意地安慰着。

本田樱突然就起了玩笑的心:“那是,小姐您可是小女的‘未婚夫’呀!”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后来长大了王春燕也瞒不下去她女孩的身份了,那时候在那群主张进步的青年间可是被笑了好长一段时间。

“那这一回去就和父亲说不用给你找夫婿了,直接从小姐陪读变成少夫人可好?”王春燕也跟着她的话顺下去,牵起她的手在自己掌心里拍了拍。“哪有小姐的少夫人,这样看老爷不得打断你的腿!”很不情愿地抽过手,自己挖的坑怎么也得跳。

“那要这样你也得和我一起受罚,唉,咱可真是对苦命鸳鸯~”王春燕掐着嗓子调笑着,还有模有样地朝本田樱眨眼。
“小姐们的感情真好。”边上一直看着两位的老板娘也在那掩着嘴笑,“不过说回来两位想要什么样的款式呢?”

“需要稍微正式一点的,款式普通的就可以了,面料也不需要特别好。其余的让老板娘来定就可以了。”倒也不是王春燕草率,而是这家裁缝已经与王家合作了很多年,在权贵之间也是耳熟能详的,眼光自然是不用怀疑的。

“那等衣服做好,我让人送府上去?”

“好。”





“回去吧。驾得慢些。”王春燕对车夫嘱咐了一声便像往常一样登上了那辆不算华丽的马车,那车夫也是和以往一样应答着。

“小姐,这不是回去的路。”樱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王春燕说。窗外的景象越来越陌生,离本田樱所熟悉的地方越来越远,这是在放心不下。路途又是有些不颠簸,感觉是在到了城外没有平坦路的丘上。“我知道,小心点,现在先别出声。”很明显王春燕也意识到的路程的不对劲,想了想又是问:“上次父亲给的药粉这回带了吗?撒点在路上。”王家家大业大,也不愁弄不到一些药。最近京城里头有好些闺秀被绑了去的噩耗,王家家主不放心,放了些防身和追踪的药给自己唯一女儿的陪读。

本田樱从袖口的兜袋里摸出了一个小药包,“自然是带了。”说着便沾了些里面的白粉撒在路上,“希望家主早点发现小姐不见了。”“我本来还想着挑今天父亲忙碌顾不到的时间出来能多逛一会,却没想到这样的事,也不知道那歹人是想做什么。”王春燕幽幽地望了本田樱一眼,带着些遗憾之意。

“小姐,到了。”车夫翻下车板,伸出手想要接本田樱下车,却久久没有回应。车内的两个少女掀开帘子,就看见这里也是一个庭院的模样,只是样式不太熟悉,似乎并不是京城人家喜欢的样式。“这里是哪?”王春燕捏着嗓子问道,本来的清落嗓音被掩出些娇气。

“小姐下来了便知。我们无意伤害小姐和樱姑娘。”车夫见已经被拆穿,便也不再去掩饰自己的行径,“只是有些事想要问问二位。”

王春燕步下马车,见周围一片虽算不得荒凉,却也偏僻的地儿和眼前那所精致但窄小的苑子,故意把横眉一撇,娇声抱怨着商量事儿也不寻个好点的地方,活脱脱一个从小娇惯着的刁蛮闺秀,手里却握住本田樱扶着她的手掌心不轻不重地按了按。那人还是穿着马车夫的短衫,面上的易容面具却已经摘下,显出的是自己真容,那相貌到并不似中原人,真论起来,差距倒也没几分,只不过是那眉眼间分得更散罢了。
倒是本田樱见到那男子真容后便一下子呆愣了,本就紧张的脸显出一些苍白和茫然,反手又把王春燕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王小姐与传闻中的倒是有很大不同。”男子的口音仔细听来也有几丝差别,在一些字的音调上倒是有些怪异。王春燕撑了撑眼皮,拖长了声音慢慢讲着:“那本小姐在传闻中是怎么样的?莫不是那些个笑不露齿侧首静坐的深闺小姐?”

“那倒不至于,只不过那传闻中王小姐是位落落大方,行事果断,颇有气概的奇女子,倒不想是这般的。”顿了又似是觉得不对,接上说:“也有可能是王小姐装出这副样子,不愿给小生认识罢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找王小姐麻烦的,只是因为家妹的缘故,不得不牵扯到小姐,这真是抱歉。”

王春燕消了戏弄这人的心,语气也放得平和:“公子说的这些我可是一句也听不太懂,不过,这令妹的意思是?”“当然指的就是小姐身边这位陪读的姑娘啊!是吧,樱妹妹?”男子明显起了报复的心,最后一句叫唤本田樱的声音实在让人禁受不住。

“樱?”王春燕把本田樱稍稍拉后了些,斜斜地挡住了她的半个身子,“公子,这样非亲非故地污蔑人家姑娘清白,着实不妥吧?”

“诶,怎么能说是非亲非故呢,小生和她,可都是本田家的人呢。”那男子微微掀了袖子,恭了个礼,“小生本田葵,东瀛本田世家独子,特应家主之命来寻找幼年流落在中原的幼妹。”

“本田?!独子?!”从身后发出了一声惊讶的疑问,让王春燕回头望了一眼以往一向安静的本田樱,轻微地皱了下眉。“看来樱妹妹是想起来了。没错,是本田,母亲已经成为家主了……至于独子,这并没有什么可以疑惑的,母亲本来就只有我与你这一双儿女,自然是独子独女。”本田葵仿佛看透了她的疑惑,勾着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这没什么可以惊讶的,妹妹,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便可乘船回家,回家之后,会有很多时间与你解释的。”

“回家?回东瀛?我不允许!”一直没有插话的王春燕觉得自己忽的有些急躁。

“这似乎轮不到王小姐做决定吧?小生会付赎身钱的,樱,你觉得如何?”本田葵绕到王春燕身后,微微弓着腰与本田樱平视。

王春燕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提到了一个从未及过的高度,转过头紧盯着脸色苍白咬着下嘴唇的本田樱,生怕她的嘴里弹出一句好来。但过了许久,也没听到一句回应。

“诶呀呀,看起来最近樱妹妹是回不去了,天色不早,小生也该送二位回去了。不过樱妹妹,如果你想要回去,只要传个信去西街的书苑,随时都可以回去。”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