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极东常异色画风」〔八〕

emmmm好久之前的系列应该没人记得了吧
想写中短篇但是没啥好梗也没感觉
都说灵感来自生活但生活里只有数学题orz
要是妹子们有啥好梗的话可以来点文,要是合眼就写,cp极东雪兔冷战,tag只打极东/想割大腿肉但是没题材的某人


只是一个老掉牙的段子

----------------------------------------------


【赏月】




『常色』

耀(坐在石阶子上):今天几月几号了?
菊:不知道,已经很久没看过日期了。怎么想起问这个?
耀:我也很久没看了,只是觉得今天比以往要冷些,想着是不是到秋分了。
菊:这样说来确实也差不多,估摸着最多也就前后几天吧。
耀(抬手喝酒):秋分的话,中秋也不算远了。不知道今年中秋的天气可还好,若是还行,便再来我这吧,一个人还是怪寂寞的。
菊(端着小酒瓶回应着对方):正有这个打算。不过说起来今晚这月牙半尖,又有些云烟拢着,也算是极美的。
耀(有些好笑地看着对方):自古都只听说夸赞圆满如银盘的月亮,怎么就你一人夸那月牙儿?
菊(耳垂稍红,轻咳一声):如果是在这里,那么随月亮怎么变,都是美的。
耀:今天怎么这般会讲话?是不是酒喝多了?
菊:没有。只是一直很想说了,那时候说的那些话你当真是没听懂?
耀(回过头看那月牙):当时你讲出的那一刻确乎是没听懂吧,但之后稍微一想便知道了。美便美吧,随你。
菊(悄悄抓住对方袖子):那若是现在说呢?
耀:你说试试。
菊:……今晚月色真美。
耀(反抓对方的手):我也觉得,真美。




『异色』

黯:话说,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葵:不知道。
黯:对了,听王耀说中秋的时候我们这会有家宴。
葵(侧过头):哦,关我什么事。
黯:本田菊也会来。我是想问你这次来不来。
葵:来,当然来,不然一个人在家过中秋,我可还不是孤寡老人。
黯(轻笑):你今天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葵:有吗?不过是答应你去过中秋罢了。若是你不想我不去就是。
黯(顺手摸对方的头):哪有?只是有点不习惯,感觉比你小时候还乖。
葵(拍掉对方的手):别说小时候,我可不是你弟弟。
黯:我知道我知道,不说这个了。你看今天的月亮,就只有个牙儿,真是不凑巧。
葵(歪头):月牙也有月牙的好,总不能要求月亮每天都是那般圆吧。
黯:也是,希望中秋的时候天气还算晴朗。
葵(侧过身子轻靠住对方):借我靠下,累了。
黯(弯着腰让对方舒服些):好。
葵(闭着眼睛):老头,我可说过我喜欢你?
黯(皱眉):别这么叫我,你可没说过这样腻歪的话。
葵(难得脸红):我喜欢你。
黯(愣,俯身轻啄对方绑着挂坠的耳垂):我也喜欢你。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