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记「十一」


心虚地来更文了
真是久违地打开这个标题了
可能没人记得这篇文了/不要紧我记得就行
寒假会开始慢慢更文的,有南洵这个小妖精和我开脑洞可能会涌现很多坑
也许会写外交官/瞎扯扯别信
以下




---------------------------------


本田樱看着眼前的信纸,看起来有一点点的出神。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会对有关她的任何事情都无比上心。前几日兄长又一次离开瀛洲前往中原,自己也眼巴巴地望着想让他带上自己。大抵是在真切地思念小姐吧。

为什么思念呢?因为就是想她呀。

信纸薄薄的仅有三两张,但为了这三两张纸,王春燕究竟寻了多少人,废了多少事,才完全送至自己手上,本田樱并不清楚,此刻她只是注视着落款后那枚不知是何种花的印章。那印章是王春燕一直习惯用的标记,几乎就成了王春燕的象征,本田樱记得它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小姐身边的,记忆中是在一次小姐独自出远门之后,再回来便有了。她也问过王春燕这印章的来历,王春燕那时只是说:

“为我思念的人刻的。”

那时候只觉自家小姐弄虚作假,现在看来,这不知名的花,瓣上有的似是樱花细碎,有的似是牡丹芍药大气。真真似是王春燕在思念本田樱一样。

本田樱想到此处,脸颊倏地变得绯红。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分明她只是自己的朋友,小姐就只是小姐罢了。她把手上的信纸往边上一掷,往桌几上的软枕一趴。见着自己的头发已经能挨在桌上了,又觉得额上刘海愈发长了,心中暗道:在中原时便已经很久没修过了,这又到了瀛洲,以往都是小姐替我理的,现在倒是没人想的起来还有这事。本田樱想着明儿去找管家要把剪子,将自己稍微打理,但忽而又想着似乎女子是不常剪发的,在中原时有王春燕护着,到这若还是这样,怕是要被外人说闲话。

本田樱的脸被软枕捂得稍红,又伸出手悄悄把王春燕的信挪得进了些,嘴中哝哝道:“这要让小女怎么回呀……”
在本田樱又打算把脸捂回去时,却听到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小姐,夫人与少爷找您。”本田樱一下子直起身子,稍稍把凌乱的头发理了理,匆忙地收起那几张来自中原的信,便小跑着去开门。


本田樱一进花厅,就见到自己母亲与兄长坐在矮桌边,捧着茶水正聊着什么,正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场景。

“母亲,您看,樱来了。”本田葵挥了下袖子示意本田樱走到他们身边,又备了一杯茶水在本田樱的位置上。

本田樱回来之后并没有很亲密与母亲相处,这回也只是见到母亲的第三面。前几次都是匆匆忙忙,这回想必是可以很真切地看看母亲的变化了。

她正坐在主位上,眉目间看着膝下一双儿女已经不如当年那么柔和,虽说温情犹在,但更多的却是薄薄的冷淡。“樱已经很久没有和家里人吃过饭了吧?也不知道这么些年在中原过得好不好。我与你兄长也无用,现在才寻回你。”母亲啜了口茶,“不知道樱在中原那边有没有配偶了,虽然葵说是还没有的,但若是私下有了只是还没连理,也可与我说说。”

本田樱晓得她是什么意思,若是没有,那便是要为自己寻一门好人家了。听着母亲说的配偶,本田樱心中轻叹,满怀里只是想着王春燕在回信里说的那位似是对自己有意的笔墨先生。

还有王春燕的那枚漂亮的花印和曾经暧昧的话。

“算是有了吧,还望母上不要插手。”本田樱也实在不由自主地这样说出,但又因为心虚没有切实说清到底是什么样的偶侣。“樱这样想实在让我有些伤心,只是想要听听离家数年的女儿有没有喜欢上什么人,也不会插手什么。”

“我想,樱怕是对我们有些误会。”母亲剥了个橘子搭在本田樱面前的点心盘里,低着头摆玩着一个漂亮的胡桃,“我与你哥,并不打算强迫地把你长时间留在这儿,带你回来只不过是我这个老婆子想女儿了。若你想,你可以在这里当大小姐,也可以去学校学些你想学的东西,或是回中原,与你在那儿的朋友一起生活,这些我都不会反对。只是如果樱想要去西洋,可能会有些麻烦,但也不是不行,若樱真的去了西洋,在那儿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本田家帮不上什么。”

本田樱倒是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直接地挑明话题,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听着母亲继续说下去。“樱收到中原来的信,这事我也是知道的,我也想着这么多年樱都在那边,或许还是在那边带着比较好。只是要与你兄长一起,或者自立门户也行,别再委屈自己去别人家里做俾子了。”本田樱很想反驳她自己在王家并不是做俾子的,也没有收到什么委屈,但王春燕那时候在她面前撕毁的卖身契又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无论自己在王家的待遇如何,被当做奴隶一样买进来的事实却不会改变。

“我十日后要去中原,你要不要一道?”本田葵也掩下了自己之前浅浅的笑意——本田樱并不知道他这笑意究竟代表着什么。本田樱总觉得眼前的场景有那么一些违和,却也实在无法挑出什么来。母亲虽然比以往看起来严厉,但对自己还是那么的温柔与宽放,而兄长也是与以前一样照顾自己,不甚开朗却对自己很好。一切都没变,但一切又像都变了。本田樱也只能看着眼前的茶水与剥好的橘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自己总不能就这样回中原吧,在瀛洲有好的环境让自己去追求梦寐以求的新派知识,而且是光明正大地学,而不是与王春燕一样悄悄地做。本田樱悄悄地按捺住自己小小的心中一直存在却被压抑的渴望,她知道自己渴望成为与王春燕肩并肩,与那些新派学生女子一样的人,毫无掩瞒地展示自己的才华与年轻轻,不用顾及身份和社会的眼光。

我总不能就这样回中原,我要让自己变得更好,好到可以帮助王春燕离开那个眼神有异的社会,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回中原什么的,还是等学成之后吧——哪怕自己梦里已经满满都是为王春燕研墨时的那墨香,还有王宅里的那株不甚旺盛的樱花树。

瀛洲的家中樱花树已经没了,中原的家里,一定不能再没了。



“母上,小女还请求,去学塾。”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