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

一点艺术加工的感受
自我经历,就当练习文笔
过敏真的可以难受到怀疑人生

-------


昨天晚上我曾一度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去。那真是难熬的一个晚上。
因为过敏全身都痛痒得不行,噬骨的痛感让我真的没办法去反抗。我的意志力极差,而且容易联想很多,稍微一点挫折我就会觉得天要塌了。我没办法把自己的身体完完整整地交予自己,我怕我自己会对身体做出不太对的事情。我极其厌恶这具肉体,它是那么可悲。我的意识与我的行为不搭,我想要唤醒我脑海中那些无所谓的爱与真,但是每次唤醒之后,都会陷入另一种境界的悲哀。是一种极端的哀伤。我没办法真正地单一地去爱,我的爱里包含了太多较量和计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感让我极端心碎。
好痛啊,是真的很痛啊。我的双腿失去知觉,麻木却痛痒,我的药失去了作用,也可能是茶水使它失效,我只能哭泣,被迫着承受痛苦。
我喜爱冰凉的感觉,没有什么阻碍也没有什么过渡,就直接这样冰凉地贴上来。我周围一切都是灰暗,努力抓住抱住一切我可以接触的东西。我能清醒,我特别清醒,我清醒地看到自己被迫陷入混沌梦境,这还不如让我失眠。
触觉的刺激让我清醒,清醒地知道我没办法去对这具躯体做出什么。同时,更为清晰地看见我现在的生命。在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女孩,她是第一个让我知道我真的可以忽视一切去爱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我所剩不多的爱都基本都贡献给她。而父母姊妹的爱是与生俱来,不是我的意识可以所支配。我所能支配的爱,全部都在她那。
现在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痛痒,仿佛昨日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人不是自己,但一床恶臭的皮屑让我很清楚我的痛苦是真真正正存在的。我想要离开这具毫无优点的肉体,我爱它,但是我更加厌恶,我没办法忘却昨晚拥着被子呕哭的人。我想要离开这具躯体。
但是身体的痛痒无时无刻提醒着我,我的生命现在仅仅可以体现在这具躯体上,毫无用途也毫无意义。我不会去打扰死亡,她是位温柔的女性,但我并不需要她的怀抱。
我不仅仅想要自己忍受苦痛,我也希望强求别人忍受苦痛。明明我没办法理解她的生活,但还是想要强求她去忍耐苦痛。可能她的苦痛是难熬到没办法理解的,但是我因为自己的私心希望她可以开朗地出现在我面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朗,并不是表面功夫。
我是一个很卑微也很自我的人,我的卑微是为了我的自我能够得到满足,我喜欢假意谦虚,也喜欢真意拥抱。我算是个讨人厌的人吧。
我爱她,我真的爱她。我想要以自己意识去拥抱她,可能很自私吧,但我真的很想她。
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很想她。我可能需要请那位印刷《洛丽塔》的印刷工。
就这样吧,只是废话。

评论 ( 2 )
热度 ( 3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