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想写一些最近的心路历程。
先是一些开心的事。今天和一位久违的朋友见面了,非常开心,实在是这一年来最好的事情了。其次是今日的排球,班级的女排是真的厉害,夺了好名次很开心。再之后就是一位有些尴尬往事但非常重要的发小之前的肿瘤被发现是误诊,果然四月份开始事情一点点地变好了。今天可以说是很开心了。
美中不足的是现在嗓子疼得要死要活,这两天淋雨淋得有点体虚,挺担心会不会发烧,身上过敏又开始厉害了,今天匆匆忙忙留纸条跑回宿舍吃药搞得我像药罐子一样。不过都是些小病小痛,生活琐碎常见的身体不适罢了,所幸生理期没来光顾,不然两天运动会下来我也要废了半条命。
接下来就是些比较大的事了。
第一个想法是关于叙利亚的。这段时间一直想缕清关于这件事的思路,总算有时间了。记得最初是俄 罗斯 前 间 谍事件,当时还在想外交战的话不会发生硝烟,所以关注程度不算很高,当时几乎是同期发生的是中美贸易战,当时并没有多想,挺疑惑当时自己怎么没去仔细关注,当时心情凌乱是主要原因吧。再之后就是叙利亚化武事件,一直逐步衍生到英法美联合正式对叙利亚采取军事攻击,而叙利亚的化武使用嫌疑一旦被确立,俄罗斯的损失会被放大到多大我不敢估计,之前的前间谍事件也是与化武千丝万缕。这几件事摆在一起,还是能看出一些历史的相似。当年是塞尔维亚和巴尔干半岛,现在是叙利亚;当年的唯一正义方是塞尔维亚,现在可能却只有叙利亚。却还有一个讽刺的不同点,当年因为塞尔维亚的恐怖分子行刺而导致战争,现在却是叙利亚剿杀恐怖分子而导致战争。历史总是会给人自诩的文明一个大嘴巴子。
第二个想法是关于同性恋问题的。现在出现的问题是“伪腐”现象,和社会对LGBTQ群体的消极态度。其实这两者是一个问题。在心理学上,那种由个人性幻想而产生的腐女,可以反射出个人从小的性环境十分严律,在长大后希望有性却不敢承担后果也不敢询问他人,只在将个人幻想为bl漫画/小说里的攻或受,也是由于男同间做爱方式些许类似两性,所以gl并没有bl那么火热。这种“伪腐”现象的根源还是这个社会对性问题的不断回避与消极态度以及对于不同性向的病态认识。该谴责的是伪腐,但最该行动的也是为难达成的,是改变整个社会环境。想想看,黑人、妇女、黄人、血统,一样样的,都过来了,也该到性向了。其实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处处。我希望“同性恋”只是一个为了阐述客观事实的名词,而不是为了特立区分的贬义词。
第三个是关于女权的。近来传出关于女性在学术界的地位和所占比例愈加高的消息,受到了不少人的喝彩,也收到了不少的抨击。这件事确实值得骄傲,骄傲的事我国学术研究者越来越多,且女性也可以很自由地与男性并驾齐驱,但也应该思考,为什么会是女性比例一直高于男性,最好的情况难道不该是男女比例成相对平衡?这才是最正常的吧。我们现在该做的不是树立性别平等的意识,这已经是上一代努力的人们做过并成功的事了,我们该做的,是将社会中隐含且人们并不能意识到的歧视纠正,并且正确地对待两性,无论男女,在歧视中都是受害者,只是女性可能会更加明显一些,我们该关注的是整体社会的水平和两性平衡的局面。
就这么多吧。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