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轮草 #花吐症梗# (二)

第二篇来(•̀ω•́)✧
——————分割——————

再次醒来时,我以为我应该还是在卧室的地板上独自躺着,毕竟就算那时有人来敲门,没人开门的话也只是会以为屋主在熟睡中吧。
而且国家的住所,安全系数应该是满级吧。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醒来的时候却见着了一片漆黑。
我感觉到自己的眼部被什么温软的东西遮住,似乎……是某个人的手?
也许因为那只手的主人感受到了我的睁眼,很是迅速地将手移开。
这似乎是希望遮掩他刚刚做的事呢。
而我也如愿见到了这人的身份。
本田菊。
这人本来是我的弟弟,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就不是了。
不过我看向四周,还是很开心依然留在自己家中而不是去医院。
“小菊,早啊……如果现在是早上的话阿鲁。”我轻轻的打着招呼,脸上挂着绝对温柔的笑容。
为什么会绝对温柔?我也不知道原因啊。
他看起来还是那么拘束,一如以往我带他回到我家的样子。洁白的脸颊似乎很柔软,依然还是个小孩啊。
不对不对,王耀你在想什么,这人可不再是你弟弟了。
“啊早上好耀君…啊不对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耀君您已经昏迷两天了……在下去叫王先生和王小姐进来。”他站了起来,面上看起来似乎在害羞,作着礼退向房门。
王先生?王小姐?是在说王黯和春燕吧,他们俩也来了?本田菊这么急匆匆地离去一定不寻常,若是以往,他一定会淡定地说几句评价,再狠狠的讽刺自己一顿。
不对,若是以往,他根本就不会来。
我的身上一定是发生了某些严重的变故,他以为他眼神中的都快溢出的悲哀与渴望我没看到吗?
王黯进来了,春燕也跟在后面,只是本田菊没有再次进来。
“喂,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把身体折腾成这个鬼样子!”王黯看上去有些气愤,径步来到我床头。不过他眼角好像多了点乌青呢。
春燕的眼角看上去有些微红,平时那么活泼的一个姑娘却一直沉默。
“唉,没事啦,可能仅仅只是我太累了阿鲁,休息几天就好了啦。”我安慰着他们,只是这样的话我自己都不太相信。
王黯看向我的眼睛,眼神中透着我无法理解的绝望,好一会,又垂下头,就像打了败仗一般,又很难得地用闷闷的声音对春燕说:“春燕,你告诉他。”
王春燕的眼角变得更红,我开始担心下一秒她会不会直接落下泪来。她的嗓音听起来有些堵,也不知道是否在抑制着某些东西。
“大哥…是花吐症……你患了花吐症……”
我的心里有一瞬间的疑问:花吐症是什么,但又很快回忆起来花吐症的含义。
情丝难续,郁结为花,倾吐伤身。
三月之期,若不得两情相悦之吻,则殒。
我并不为此感到悲伤,只是久久都没有言语。
最终,我微笑着抬头,希望这时的微笑依然绝对温柔。
“又不是什么治不好的绝症,就算真的不治了,那也没什么要紧不是吗阿鲁?”我很奇怪自己的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依然十分平静,仅仅只是有点胀胀的。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果不其然是本田菊。他的眼中本就没什么光彩,现在似乎更加黯淡。他仅仅只是远远的站在门口,似乎十分认真地鞠躬,轻声说:“请一定安康。”
似乎后面还说了什么,只是声音过小,我听不清。

评论
热度 ( 12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