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轮草 #花吐症梗# (四)

第四发也就是这个短篇的最后一发了,不过会有一个短小的番外。。。以及这篇米英出没
——————分割——————

日子一天天的还是得过,我依然还是每天笑嘻嘻地活着。
除了有时会对一堆染上血的白花出神,日子还是与以前一样。
但是在阳光很好的一天,距我离世还有一个月时,我听到了一个令人称奇的消息。
那天,我的好茶友亚瑟·柯克兰抱着一大捧花又一次来到我家喝下午茶。对此我已经习惯,即使我们的品茶口味不尽相同,但私下里我们还是交情甚笃。
这是自我患病以来,他第一次来喝下午茶。与以往不同,他不仅仅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另一个同样拥有一头灿烂金发的小伙。
对于这个小伙我也熟悉得不得了啊。
我都快死了他还是没把钱还给我!
从他们进门时我就感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微妙:某种闪亮亮还在持续发光的类似永动机的闪光。
这难道是英国人和美国人加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吗?
以及亚瑟在煮茶时被我发现的无名指上的戒指。
在他们俩即将离开时,阿尔弗雷德才开口说明。
“王耀虽然你是病人,但是Hero还是希望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平时一向KY的阿尔弗雷德居然难得的有些羞涩。
“没猜错的话,你的那位就是亚瑟了?你们年轻人啊…动作真快阿鲁。不过我还是会去参加的,把请柬拿来吧阿鲁。”
其实后来我一直在思考,那时如果不是阿尔弗雷德开口的话,亚瑟那个死傲娇会不会因为我没有率先提问而索性不说呢?
很可疑呢。
亚瑟从他的万年不变的西服中摸出了一张精致的请柬,玫瑰花的装饰十分得当而美丽。
“王耀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我可不想失去一个这么同道的茶友!不过这可不是关心你啊!”亚瑟的眉毛还是这么粗。
我笑着点头,因为疾病我已无心去开那些曾经流于唇齿的玩笑。只是目送着这对伴侣打打闹闹着离开。

“还有哪位客人啊,快请出来吧。”

和他们两个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只是一直匿在门后。

门后的那个男子也悄悄探出身来,缓缓靠近坐在几子上的我。

他的脚步格外的轻,我知道这是我骄傲的弟弟。

“小菊。”我闭上眼睛呼出声面前这个沉默的男子竟然可能是我的倾心之人。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初见时才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现在都几乎能与我齐肩。
不过血红的眼睛我这辈子都不再想见到了。
“耀君。”本田菊低下头回复道。他停住了脚步,也正立在距我很近的地方,安静的室内甚至让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
“小菊啊,如果我真的死了……”
“请不要说这样丧气的话。”
“我是说如果,如果真是这样,你说以后的王耀会不会记恨于我现在思慕的人阿鲁?”我睁开眼睛,对上他的眼。十分惊奇地发现,他的眼睛竟然是从未有过的清澈。清澈到,会让我怀疑,这是不是本田菊。
“不会的,您不会死的。在下一定会尽全力,找到那个人。”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很明显地停顿住,又状似十分用力地再次开口:“请,请告诉在下,那个人。”
他的头发似乎有些凌乱,这真的是以前那个认真的他吗?
对于他的询问,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然地摇头。
我不敢。
我没有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勇气,那种重新回看过去,追求爱的勇气;我不敢去直视曾经的伤痛和残忍,即使不再仇恨,仅仅只是记住它就令我痛不欲生;我也不敢去想象如果真的这么做,又不成功,我该如何,毕竟这可是要求两情相悦。
我仅仅只能绝望地望着这个说要为我找到我的思慕者的男子,然后起身,回房,委婉地逐客。
我不愿去见到,我回屋时他的表情,我害怕,我会忍不住。
忍不住义无反顾地倾诉真相,忍不住撷取我渴望已久的柔软。
只是我的毅力无法维持我到达卧室,从胃里传来的一阵阵翻滚,令我无法行走。有一瞬间我仿佛听到本田菊的呼唤,我想回应,但却只有从口中不断涌出的三轮草。和比三轮草还多的鲜血。
最终还是感到世界的黑暗,却又有光路离奇的色彩,我又很荣幸地体会了一把失重的感觉,当木制地板离我越来越近,我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等待即将到来的剧痛。
一秒,两秒,三秒……
诶?我好像并没有摔倒在地,而是被某些有力的东西拦住。
大概是本田菊吧。
我依然无法站起,因为在我倒进他的臂弯中的那一刻,我也陷入了昏迷。
与上一次彻底的昏迷不同,这次的昏迷中,我看见了未来。真真切切的未来。
我看到小菊他似乎捧着一束花,在某个阴冷的地方。面对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各个国家的文字。汉语是第一个。
我不想去阅读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不会有人乐于看见自己的死亡。
只是这里的本田菊,他的眼角似乎正在流下些晶莹的液体。
眼泪吗。
我看见他慢慢地跪坐在地,好像要与墓碑开始闲谈,但却是永恒的寂静。利落的短发却有些凌乱,白色的西服上似乎沾了些脏东西。
镜头转换,我看见“王耀”在世界会议上端坐,其他人没有以前的活跃,只是安安静静地按着流程走。
也许国家的死亡是很可怕的,可怕到让他们都会觉得悲哀。
不知道在昏迷的什么时候,我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唤我的名字,带着浅浅的啜泣声,又似乎还说了什么,只不过不是汉语,我听得不真切。
那个声音又重复了那句话,我听清了。
あなたを爱している。
就像是曙光。
把昏迷中灰暗的世界照亮。
即使是在昏迷中,我也能感受到内心的紧张和激动,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只是幻觉,幻觉,然而那种声音的真实感,令我无法再次进入梦境。
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我现在不从昏迷中苏醒,我将会错过什么很重要的事。
我渐渐感觉到身体的的存在,四肢的触觉。我似乎被什么人紧抱着,那个声音渐渐清晰,还有耳边淡淡的鼻息和温热的眼泪。
我当然知道这是谁。
我撑开沉重的眼皮,张开嘴唇想要出声。
“别哭了,我还在。”
俯在我颈间的人僵了一下,慢慢地抬起头,他的刘海有些杂乱,面上的泪痕还在。
“耀君……你醒了……”他呢喃着,又一次抱住我。这实在是像个孩子,好像又回到了曾经。
良久,他才起身,我好像看见了他的眼中闪烁着某些莫名的光焰。
“刚刚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话阿鲁?”我看见他嘴角有些轻轻的上扬,心情应该不错。
“あなたを爱している。”
他又说了一遍,这次我明确地感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nini,你呢?”他眼中的光焰似乎更加闪耀,直看着我的眼睛。
我没说话,嘴上也挂起了笑容。这次的笑应该不会是温柔的了,而是透露着我的愉悦。
我要做一个大胆的动作。
我倾过身子,慢慢靠近本就离我不远的本田菊,他似乎有些意外。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他的嘴唇看起来格外柔软。
我闭上眼,想要去寻求我的解药。
然而他比我更快,我的后脑被托住,我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温软的东西覆住,我也微微张开嘴,去迎合探进来的温柔。后脑的手轻轻摩挲着我的头发,我睁开眼,对上那双难得闪烁光芒的眼睛。
我的心里好像得到了某些充足,我慢慢推开显然还想继续深入的本田菊,轻轻拥抱他。
一直以来我都是保护者
这次。
也就请让我也依赖一下吧。
“愿与君共长。”这算是我的回答了吧。
他也回抱住我,颔首,道:
“许卿此生长。”


END.

评论
热度 ( 24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