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记「十六」

说好的更新
王黯和本田葵的故事线开始慢慢引出来了,如果正文里没办法完成他俩的感情线的话,会在番外完成
迟更致歉

-------------



王黯打开被敲得咚咚作响的门,就看见王春燕一脸期翼望着自己,叹了口气,像是在给予着她某些罕有的希望地说:“去东瀛的商船已经回来了。”王春燕几乎是要扑上来了,迫不及待地想要翻开他的袖子里看看有没有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封信。

“可是遗憾的是,本田樱没有托信过来。”王黯似是抱有某种恶趣味似的,把手一摊,颇有意思地看着自己失落异常的妹妹。“真的没有吗?你可别唬我!”王春燕愤愤地走进房,带着些无用的怒气用力坐在了椅子上。

王黯耸耸肩,示意自己确实没有在戏弄她,“行了,你要是想追她,现在就再写封信送过去,好好诉诉衷肠,要么就干脆收拾收拾到东瀛去,别再在我这撒气。”

“我哪有要追她,你别胡说。”王春燕想要喝口茶遮掩一下自己的恼羞,但王黯这里却没有下人替她斟茶,只是浅浅地否认了王黯的说法。都没有向我发火,果真是我想得没错,王黯想。

“你兄长我,也不是什么老古董,要是真的有了感情,去相处相处也行,但别抬到明面上来……”

“为什么不能抬到明面上来?”王春燕发现自己哥哥拿着茶壶倒水的手有些发抖。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看得起你了。”

王黯幽幽地看了王春燕一眼,眸子里混浊得让人几乎望不了,王春燕想要问他为什么这么看着她,但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般,幽涩难言,竟问不出一个字。王黯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把倒好的茶水递给王春燕,手指点了两下桌子,沉默片刻,又用稍快的语速和王春燕说:“对了,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会再给樱写一封信,你帮我带过去。之后呢,之后会去参加公主寿宴,最好可以结识一些新朋友……”

“春燕,我觉得你最近状态不太对。”王黯很快就打断了王春燕的絮絮叨叨,“自从本田樱回去之后,你就像是没了标杆一样。”

“以往你可不是这般,最近怎么一点计划都没了。总是在想着交些朋友,交了朋友之后呢?要做什么?”王黯看着眼前软趴趴的王春燕,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最近自己妹妹都是这副模样,到自己这来也没什么正事,满脑子在想本田樱的信。王黯开始有点期盼本田樱什么时候回来收收王春燕的心。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王黯并不乐意看到本田樱回故乡的一个主要原因。自己的妹妹自己最了解,当本田樱作为王春燕的陪读还在王家时,王黯就觉得她俩间的感情似乎并不是表面那个金兰情深的模样,而是要更为深一些。王黯有这方面的直觉,就像他自己当初对那东瀛小生的无名情愫,也是他自己很早就察觉到了的。他想起自己方才面对自己妹妹时的失态,不由又回想起了前几年自己那段鸡飞狗跳的岁月。虽然现在偶尔也还是会和本田葵相见,但感情却回不到过去了。王黯心知是自己对不住本田葵,但先当下除了把自己变得更好,他也实在想不到别的什么好方法去改变这个畸形的社会了。

听了王黯这一席话,王春燕先是一怔,险些把自己手里的茶水掀到王黯脸上,心里真还有些不服气,但仔细想想到也没错,总是想着本田樱怎么样,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很多变化,王春燕一点一点地回忆起这段时间那群朋友送来的、却被自己淡忘的消息,不由把自己嚇了一惊。



“长.沙有一群学生悄悄成立了一个党派,不过最近没有掀起多大的浪。”

“蒋家军又收新编了。”

“张家派出去的商队被即将断粮的地方军强抢。”

“皇家送出去嫁到东瀛的二公主遇刺。”

……


还有各种其他的消息,不过王春燕一时半会也回忆不起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放在以前王春燕早就忙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哪还像现在没半点正经心思。

王春燕忽然开始懊恼,自己这么段时间究竟是在做什么。身边所有人都在战战业业地参与到乱局中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本田樱也在东瀛奋力学习,努力地提升着自身,只有自己,这段时间尽顾着儿女私情,把身边很多事情都怠惰了。也亏了王黯这番话,把王春燕点醒,同时把话题给拨开,让王春燕忘了去追究王黯那番暧暧无明的话。

房间里的气氛又一次沉默下来,王黯站起身,从书屉里抽出一卷纸轴,递给王春燕:“这是东瀛那边林晓梅传来的。”

王春燕接过来,开始慢慢读起纸轴,周身浮躁的氛围似是恢复到了之前的的淡然和干练,纸轴里写的是关于那位二公主遇刺的具体情况。“二公主于一场贵家花宴上遇刺,刺杀者为本田世家的旁支,但本田家主出面称此事与本田家无关,系其个人行为。后又有一群亡命之徒来扰乱花宴,因为参宴者撤离较快,仅三人受伤,其中一人既是中原王家前往东瀛留学的旁支王莲镜。”

“看完了?”王黯挑挑眉,“王莲镜这姑娘我见过她,有点印象,是个安静的性子,也会一点手脚功夫,不至于别人家娇生惯养的闺秀都逃得脱而她逃不脱。”

王春燕抬起头缓缓说:“你是说,这里面有蹊跷?还有,这个本田世家和本田樱有什么关系?”

“就我所知,本田樱正是这个本田世家的小姐。而且——”王黯似是有些狡黠地望了王春燕一眼,“王莲镜似乎与你家樱儿的关系不错。”

“你别说这样那样的,你看本田家的旁支参加到这样一种绝对不利于本田家族的事中,就算他们不说,也不会有人认为,是他们家族的意思。”王春燕皱了皱眉,并不习惯王黯那句“你家樱儿”,“我觉得可能和她有关系。”

“她是谁?”

“樱。”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