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东】鬼市子「二」

悲催的小女明天要去上学了,清明返校实在太有趣了(ㅍ_ㅍ)
虽然知道没什么人看但还是毅然决然发上来
可能月更/可能一个月都不一定更一次


--------------------------------------------------------






“嗯……先画一朵牡丹吧,我妹妹喜欢牡丹。”

“好。”我挑了一面比较宽大的灯面,慢慢下笔。

现在再回首,实在庆幸自己还算是会画画的,不然连花花草草都画不了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一朵牡丹就绽在了红灯上。还是比较满意的,花瓣看起来十分饱满,圆盘似的花实在显得富贵。

铺主也很是满意的样子,嘴上调笑着:“看起来今天你是能拿到一条手链了。”顿了顿,又接着说:“再画一枝梅花怎么样?我妹妹喜欢梅花。”

“是同一个妹妹吗?”我有些好奇,毕竟牡丹和梅花并不想是同一个人会喜欢的。

果不其然,铺主点头很自然的说:“不是,我有好几个弟妹,实际上下一朵我想让你画一朵莲花,我弟弟喜欢莲花。”

“……你一定特别爱自己的弟妹。”他的面庞似乎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

我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将铺主所说的梅花与莲花绘好,只留下了这盏红灯的最后一面。

“还有一面,王君打算画什么?”我依稀记得之前他自称王某人,大概姓王吧。

没料想他听到我这样叫他之后他却噗呲一下笑了出来:“你不用这样叫我的,‘王君’这个词可不能乱用,我没那么大的地位……你叫我耀就行了。”

“好的,耀。”我以为“耀”是他的字,因为在这片土地上,名一般不会告诉他人,而且直呼人名是不礼貌的。不过他这么大方地说出来,我也就没多想。

“公子忘了规矩了吗?我这儿,要以物易物,我告诉公子我的讳号,那公子也应该告诉我吧?”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狡黠,似乎是因为占了什么便宜而得意。

我这才发觉自己好像上当了,心中更是急躁:“啊啊耀君……耀君可以叫在下……嗯……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所说的不是自己的字,只是觉得,那个为了应付客套的字,不应该告诉眼前这个被红灯渲染的人。

“菊?那小菊喜欢什么花?”依然是那样盈盈的笑容,红灯的光又让他的脸看起来十分温暖。

花……我喜欢什么花……“在下的话还是比较喜欢樱花和菊花的,毕竟瀛洲那边都比较喜欢这两种花,真是惭愧没什么特别的喜好。”我觉得自己左边的胸膛里可能要弹出什么东西了,那种感觉真是奇妙,明明才刚刚认识一小会的人,为什么会让我的情绪波动如此之大?无法理解,无法理解。

“樱花的话画在灯上也许不够啊,那最后一面就画菊花好了。”

“诶?其实耀你不必看在下的想法的……”我有些吃惊他居然会让我画上菊花。

“我也很喜欢菊花啊,小菊画吧。”这句话我很久之后才想明白其中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执起笔在最后一面油布上慢慢地描绘。菊花是很好画的,没有过多的花叶,只要十二瓣花就可以了。

“可以了,你觉着怎么样?……是否可以换一串手链?”我有些小心翼翼地询问着,这么在意这样一串手链真是奇怪。

他举起红灯,放在手里,对着墨迹未干的菊花轻轻吹了一下,而后很满意地笑了一下,那对漂亮的眼睛被弯成了月牙。

“当然可以,公子请选一串吧!”

听到他唤我公子,而不是之前作画时的小菊,不知道何来的失望渐渐填充了胸口,将手上那只青色的毛笔搭在砚上,低头去观察白绸上的手链。

不得不说这样的手链着实是漂亮,实在不知道第一个做出这种手链的人,有多么玲珑的心思。

“公子如果看不上这里的链子,我可以再做,毕竟公子给我了这样精致的花灯,这些粗制的东西价值太低了。”铺主看见我在几串手链之间犹豫,以为我是在觉得这些手链不够精致。

我连忙摇手,心道这些都算粗制的话那我画的那些花不就是滥品了吗?“耀君过誉了,这些手链已经很好了,只是太好了,让在下无法做出选择罢了。”

“那么就让我替你选择吧!”他说着竟把白绸叠了起来,包裹着手链装进了盒子。奇怪的是,明明是这样无礼而粗鲁的事,我竟觉得是正常的,觉得他就应该这样。

他又接着说:“公子过两天再来茶坊取吧,相信我王某的眼光。”话毕,他对我眨了一下眼,这种调皮的神态放在他的身上真是可爱。

我刚想回复,就听到学弟寻自己的声音,才发现与学弟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连连说道:“实在对不住,在下要离开了。”顿了顿,我犹豫着说,“过几天,我会再来找你的。”
他也没有回应,只是把头一歪,冲我笑了笑。

身后学弟的呼唤越发紧促,我也只好向他点头,转身小跑着去找学弟。

碰头后,也难免受到一番嗔怒,我也就只能无奈地笑笑。
回舍的途中,学弟很自然似的和我提起了耀的事:“我刚刚见到你和那家铺主聊得蛮开心的?”

我觉得自己简直尴尬极了,也只能强忍着胸中的荒躁回应着:“啊啊是的,铺主……他是个挺有趣的人。”

没想到学弟竟有些奇异的望向我:“是这样吗?听一些朋友说,那家的铺主是个很冷淡的人呢。不过也或许是以讹传讹吧?”

这样的回答实在出乎意料,毕竟刚才的耀明明那么大方爽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支支吾吾地说过去,没有继续谈论耀。







评论
热度 ( 16 )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