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记「十六」

说好的更新
王黯和本田葵的故事线开始慢慢引出来了,如果正文里没办法完成他俩的感情线的话,会在番外完成
迟更致歉

-------------

王黯打开被敲得咚咚作响的门,就看见王春燕一脸期翼望着自己,叹了口气,像是在给予着她某些罕有的希望地说:“去东瀛的商船已经回来了。”王春燕几乎是要扑上来了,迫不及待地想要翻开他的袖子里看看有没有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封信。

“可是遗憾的是,本田樱没有托信过来。”王黯似是抱有某种恶趣味似的,把手一摊,颇有意思地看着自己失落异常的妹妹。“真的没有吗?你可别唬我!”王春燕愤愤地走进房,带着些无用的怒气用力坐在了椅子上。

王黯耸耸肩,示意自己确实没有在戏弄她,“行了,你要是想...

镜缘记「十五」

是来更文的……
高考学校做考场放假
最近更新速度极慢致歉
这次重点在燕子的父亲王家主

-----------------

王家家主的房间已经连续三天彻夜通亮了。
自从前年家主在朝廷上因为经商建厂被弹劾后他的身体就越来越差,本来在官场上无法得意,在商战上春风临幸到也不错,但近来西洋的一家商行总在刻意收购王家股份,总有些要收购的意味在里面。王家做的是米面生意,今年秋收收成又不好,真真是所有事都捱到一块了。
王夫人已经请了好几回郎中了,但郎中到了之后看了看王家主苍白的面色,有摸了摸他手腕,只是摇头说找不出什么病症,开的药也只是温养滋补的,嘱咐着要多休息。
要是能够休息的话谁又不想休息呢?来自西洋的部队已经在渤海口状...

想开的新坑

当本田樱的情书被送到自己手里时,王春燕放下了悬在嗓眼的心。
果然如此呀。
本来就该这样嘛。
王春燕的刘海很乱,汗湿的衣服也很脏,但这不妨碍她的手里有一封樱花味的信。
樱爱我。这真是好消息,王春燕把信夹进自己的日记本,决定去洗个澡。
本田樱爱我,我也爱她,真好。

镜缘记「十四」

再不更新粉就掉完了系列

好久不见了啊看官们

这次是第一人称樱视角


————————————————————


今日与人一道来后山庙里,是座本地极负盛名的庙,反倒让人觉得这庙不太像庙,香火极盛,但总是让人静不下心来。僧人们见着都是些很面善的,眼里也是和蔼慈慕,香火钱是极微末的,这座庙给我的怪异感实在久久不可散去。

与燕子常带我去的那座庙不同,这儿十分宽敞阔绰,没有半点隐世的意思。正打算询问一同来的同窗,她却只是摇摇头,对我展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不太清楚这些佛门禁忌,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道是尊重这些规矩吧。

同窗是位中原人,来瀛洲是求学的,名唤莲镜,也姓王,听说似乎也...

镜缘记「十三」

来猜一猜燕子到底有没有看懂樱的信///

这次全是燕子的信

书信体的格式由于排版问题最强只能这样实在致歉


-------------------------------------------


樱:

        安好,见信如晤。

        樱所说的那枚印章,可是那枚花纹的?当年所说的“为我思念的人刻的”也不是假话,还望樱以后与我不要这么生疏,明明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知根知底,已然成为了朋友与家人,樱也不必像...

镜缘记「十二」

深夜发文嘿嘿嘿/最近看到了很多熬夜猝死所以打算一发完就去睡的某笑

阿樱要表露心意啦

本章分为两小节,第一节是阿樱的信,第二节是第三人称/以及因为排版能力有限书信体的格式大家凑合凑合

有一点点一点点注释

以下

------------------------------------


燕子:

        安好。

        不知道兄长回中原之后有没有找你,说些关乎小女的事,琢磨着大抵是没有的,若不是因为托给...

镜缘记「十一」


心虚地来更文了
真是久违地打开这个标题了
可能没人记得这篇文了/不要紧我记得就行
寒假会开始慢慢更文的,有南洵这个小妖精和我开脑洞可能会涌现很多坑
也许会写外交官/瞎扯扯别信
以下

---------------------------------

本田樱看着眼前的信纸,看起来有一点点的出神。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会对有关她的任何事情都无比上心。前几日兄长又一次离开瀛洲前往中原,自己也眼巴巴地望着想让他带上自己。大抵是在真切地思念小姐吧。

为什么思念呢?因为就是想她呀。

信纸薄薄的仅有三两张,但为了这三两张纸,王春燕究竟寻了多少人,废了多少事,才完全送至自己手上,本田樱并不清楚,此刻她只是注视...

镜缘记「十」

这篇是信封体,之后可能有好几篇都是信封体
这篇文不会坑的相信我
只是在学校真的忙到飞,完全没有空余时间
每天除了上完课都累成傻子,往床上一倒就不想动了
下个星期就要月考了,已经做好被碾压的打算了

--------------------------------------------

小姐:

安好。

自进入王家识得您来,已经过了七八春秋,这却还是第一次给您写信,而且还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不知道该是什么时候才能到了。之前的年岁里,长久地都是在中原生活,忽的一下回了瀛洲,竟还有几分不习惯,若您看到此处,定当是会嘲笑小女连故乡都记不真切。写信的时间是到了瀛洲的第二日,这里的变化着实是大,还记得与您提过的...

镜缘记「九」

我我我我我我我终于等到周日了
下次再出现大概要等到国庆了
现在在想樱的母亲要给个什么样的设定,是腹黑大佬还是白兔
emmmm纠结

----------------------------

窗外的花枝太过繁茂,直直地分出一缕丽色探入窗内,雕着纹的木窗映着这样的色彩也显出几分好看。虽说那枝稚嫩无知的花兴致勃勃地探进来,但终究是没有阳光沐浴,蔫着头有气无力的样子。

许是室内气压太过沉重,原本展示台上泛着光亮的珍宝器具也被生生地压下了光彩,显得几分黯淡。

“那人所言可是真的?”坐在上首的王春燕用手指轻轻摩挲茶杯盖,似是想要把那上头每一道花纹给生生地磨平。“是真的。”本田樱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这就算想瞒也瞒不...

镜缘记「八」

好久没码感觉手生,都不会打字了
兄长大人出现啦,樱的母亲大人也开始黑化了
不过都是助攻啦
黯爷和葵哥会不会有副线还在思考中

----------------------------------------------------

“小姐比起半年前的尺寸又稍稍长高了些,樱姑娘倒是没怎么变化,还是蛮娇小的。”听着那裁缝店老板娘说的,本田樱低头望了望平平的身体,又朝王春燕那可以称得上完美的身材看了眼,突然就有一些沮丧。

什么嘛,明明都16岁了,却还像个小孩一样。小姐16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没事没事,樱你以后要是嫁不出去的话我养你一辈子也不要紧啦!”王春燕拍拍自家沮丧的陪读,没什么诚意地安慰着。

本...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