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缘记「十六」

说好的更新
王黯和本田葵的故事线开始慢慢引出来了,如果正文里没办法完成他俩的感情线的话,会在番外完成
迟更致歉

-------------

王黯打开被敲得咚咚作响的门,就看见王春燕一脸期翼望着自己,叹了口气,像是在给予着她某些罕有的希望地说:“去东瀛的商船已经回来了。”王春燕几乎是要扑上来了,迫不及待地想要翻开他的袖子里看看有没有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封信。

“可是遗憾的是,本田樱没有托信过来。”王黯似是抱有某种恶趣味似的,把手一摊,颇有意思地看着自己失落异常的妹妹。“真的没有吗?你可别唬我!”王春燕愤愤地走进房,带着些无用的怒气用力坐在了椅子上。

王黯耸耸肩,示意自己确实没有在戏弄她,“行了,你要是想...

镜缘记「十三」

来猜一猜燕子到底有没有看懂樱的信///

这次全是燕子的信

书信体的格式由于排版问题最强只能这样实在致歉


-------------------------------------------


樱:

        安好,见信如晤。

        樱所说的那枚印章,可是那枚花纹的?当年所说的“为我思念的人刻的”也不是假话,还望樱以后与我不要这么生疏,明明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知根知底,已然成为了朋友与家人,樱也不必像...

镜缘记「十一」


心虚地来更文了
真是久违地打开这个标题了
可能没人记得这篇文了/不要紧我记得就行
寒假会开始慢慢更文的,有南洵这个小妖精和我开脑洞可能会涌现很多坑
也许会写外交官/瞎扯扯别信
以下

---------------------------------

本田樱看着眼前的信纸,看起来有一点点的出神。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会对有关她的任何事情都无比上心。前几日兄长又一次离开瀛洲前往中原,自己也眼巴巴地望着想让他带上自己。大抵是在真切地思念小姐吧。

为什么思念呢?因为就是想她呀。

信纸薄薄的仅有三两张,但为了这三两张纸,王春燕究竟寻了多少人,废了多少事,才完全送至自己手上,本田樱并不清楚,此刻她只是注视...

镜缘记「十」

这篇是信封体,之后可能有好几篇都是信封体
这篇文不会坑的相信我
只是在学校真的忙到飞,完全没有空余时间
每天除了上完课都累成傻子,往床上一倒就不想动了
下个星期就要月考了,已经做好被碾压的打算了

--------------------------------------------

小姐:

安好。

自进入王家识得您来,已经过了七八春秋,这却还是第一次给您写信,而且还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不知道该是什么时候才能到了。之前的年岁里,长久地都是在中原生活,忽的一下回了瀛洲,竟还有几分不习惯,若您看到此处,定当是会嘲笑小女连故乡都记不真切。写信的时间是到了瀛洲的第二日,这里的变化着实是大,还记得与您提过的...

镜缘记「九」

我我我我我我我终于等到周日了
下次再出现大概要等到国庆了
现在在想樱的母亲要给个什么样的设定,是腹黑大佬还是白兔
emmmm纠结

----------------------------

窗外的花枝太过繁茂,直直地分出一缕丽色探入窗内,雕着纹的木窗映着这样的色彩也显出几分好看。虽说那枝稚嫩无知的花兴致勃勃地探进来,但终究是没有阳光沐浴,蔫着头有气无力的样子。

许是室内气压太过沉重,原本展示台上泛着光亮的珍宝器具也被生生地压下了光彩,显得几分黯淡。

“那人所言可是真的?”坐在上首的王春燕用手指轻轻摩挲茶杯盖,似是想要把那上头每一道花纹给生生地磨平。“是真的。”本田樱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这就算想瞒也瞒不...

镜缘记「八」

好久没码感觉手生,都不会打字了
兄长大人出现啦,樱的母亲大人也开始黑化了
不过都是助攻啦
黯爷和葵哥会不会有副线还在思考中

----------------------------------------------------

“小姐比起半年前的尺寸又稍稍长高了些,樱姑娘倒是没怎么变化,还是蛮娇小的。”听着那裁缝店老板娘说的,本田樱低头望了望平平的身体,又朝王春燕那可以称得上完美的身材看了眼,突然就有一些沮丧。

什么嘛,明明都16岁了,却还像个小孩一样。小姐16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没事没事,樱你以后要是嫁不出去的话我养你一辈子也不要紧啦!”王春燕拍拍自家沮丧的陪读,没什么诚意地安慰着。

本...

【极东姐妹】镜缘记「六」

小女的德语测试过关啦!!!超开心的!!!
也许可以考国际班了√

-------------------------------------------------

王家公子的住所离王宅也不远,走来也就几步路,但是这段路却是十分的繁华。

街上的商铺都很热闹,卖吃食的卖花饰的应有尽有,不过听王春燕讲这儿以前似乎是要更加繁荣。本田樱着实想不出那更加繁荣的景象是什么样的,也许就是和瀛洲的京都一样,不,也许还要繁荣?

王春燕的哥哥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名唤王黯。当初王家大少爷执意要离开王家着实是十分令人十分不解,毕竟一个官仕家族的独子想要经商确实很奇怪。不过要说王黯是独子这一点也不太准确,其实他也是有一个双胞胎的哥...

【极东姐妹】镜缘记「五」

这篇有一点世界观的介绍,世界事件有参考历史,与史实时间搭不上请不要在意
前面都是偏樱视角的,这次是燕视角
似乎是很久没更了///都是发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以下

---------------------------------------------------

一如往常的下午,王春燕和本田樱悠闲地坐在书房里,手上各自持着一本书。与之前看的那些乏味无趣仿若天书的文章相比,这些书在本田樱眼中要和蔼可亲多了。

王大小姐舒舒服服地靠在软椅上,用书本掩饰着自己正盯着本田樱的视线。

王春燕并不傻。

不管本田樱多么聪明多么漂亮,但也不可否认她现在也才只有九岁。即使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早熟,但九岁也实在无法高明多少。

但王春燕见到...

【极东姐妹】镜缘记「四」

好久没更了

惭愧地说自己都快忘记剧情了
正式确定时间,这篇文大概是清末民初,前面大约清末,后面大约民初
架空,有参考现实历史,但也有一些不同
以下↓

---------------------------------------------------

本田樱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屈服于王春燕的淫威之下,虽然王春燕长得很好看,虽然自己很喜欢王春燕的性格,虽然王春燕这么说只是为了瞒眼前这些人,但是——自己可是个还期待着完美郎君的小姑娘啊!

可是王春燕好像完全没有欺负了小姑娘的自知,还是很有闲心地加入了那群谈天说地的队伍。亏自己刚刚还在感叹世上少有那些悠闲放纵的人,竟没想到这才一会儿功夫自家那野性子的小姐就加...

【极东姐妹】镜缘记「三」

这篇写得好尬……
就这样吧
这篇文就当练笔了
感觉写出了宅斗的感觉(╯-_-)╯╧╧

----------------------------------------------------

山上的寺里一如往常香火旺盛,在香火处的烟依依寥寥。寺内人多,但倒也不嘈杂,善男信女们都尊于佛祖的威严,不敢喧哗唯恐得罪那些莫须有的神佛。

用麻石板铺成的小路蜿蜿蜒蜒地游走在寺里的竹林内,有时会有老僧那宛如唱诗般空灵难懂的念经声,仿佛在期待着菩提树明镜台一样的人儿来继承衣钵。

“樱,你信佛吗?”一个清秀的红衣公子打破了这万籁俱寂的竹林,俯身悄声问着他身边的粉裙少女,而少女的双颊有些绯红飘起,乍一看,还真像是哪对王公大人家...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