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一位老兵的自述

因为要发表在校刊所以修改了,重发一遍

修改之后6000+

第一人称普视角

有土豆兄弟和极东兄弟的亲情/友情向和法贞爱情向

未修改原文:点这

------------------------

报道人:莫妮卡 自述者: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本次报道完全是贝什米特先生自己讲述,由莫妮卡小姐记录整理】

【其言论与本报社无关】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夜晚巡查中。

那时候正下着雪——说来有趣,那时候那么大的雪我都还生龙活虎的,现在这么暖和的天气我却这样病成这个鬼样子。更有趣的是我居然觉得这样生病还比那时候洒热血的生龙活虎快乐。人可...

人鱼



人鱼极东异色
人类黯x人鱼葵
路人第一人称
以前发过现在重发
未完.

------------------

天边灰色的云层开始翻滚,迎面吹来的海风不似平时的那般温和,取而代之的是能够割裂皮肤的刺疼。从大海深处传来了海神的怒吼,令人压抑的空气提醒着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住在海边的人都知道,当大海上的暴风雨将要降临时,一个人在海岸上毫无庇护地寻窜是多么的危险。无情的海浪,可怕的狂风,甚至是过低的温度,都能要了这个人的命。
现在我可能就要成为那个人了。
这片海岸看起来十分广阔,一眼去,找不到任何能避难的地方,而且有一道天杀的石墙横卧在岸边,让我想要离这可怕的大海远一点都不行。
天知道这暴风雨为什么会来,就在我被海浪冲到...

【极东】不过苔花

是高考文啦,上海卷的,写了极东,关键词是被需要

其实文中的城市就是上海啦,是真实经历改编

虽然很狗血,但是就发生在小女身边
通篇第一人称耀视角

------------------
 窗户外面能看见被狂风刮起来的枝叶,闷热的空气仿佛在宣布不过一会就将要下雨,我停住行李箱,从包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雨伞,随时预备着未来的那场大雨,面对着路边商店的玻璃柜橱,心想着这样大的玻璃若是太阳一照不知闪了多少人的眼,但现下却还是就着那大玻璃充当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外貌。果然是凌乱得很。脏倒说不上,但是随意打理的衣着服饰实在是让人不可恭维。
我才来这个城市不到半个小时,刚从长途客车上下来,面对着这个本该万分熟悉...

镜缘记「十四」

再不更新粉就掉完了系列

好久不见了啊看官们

这次是第一人称樱视角


————————————————————


今日与人一道来后山庙里,是座本地极负盛名的庙,反倒让人觉得这庙不太像庙,香火极盛,但总是让人静不下心来。僧人们见着都是些很面善的,眼里也是和蔼慈慕,香火钱是极微末的,这座庙给我的怪异感实在久久不可散去。

与燕子常带我去的那座庙不同,这儿十分宽敞阔绰,没有半点隐世的意思。正打算询问一同来的同窗,她却只是摇摇头,对我展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不太清楚这些佛门禁忌,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道是尊重这些规矩吧。

同窗是位中原人,来瀛洲是求学的,名唤莲镜,也姓王,听说似乎也...

失梦

先祝各位新年快乐啦!

在这样的时候发这篇文似乎有点不太好emmmm不过就当换换口味吧

角色死亡慎

是很久以前的贺文,给 @文杰 的生贺,晚了两个月了

因为拖得太久了所以本来的脑洞全忘了这里是瞎几儿写

通篇第一人称露视角,露普向

篇幅超短

其中提到一点点其他组合不影响阅读

有用读梦人的设定设定请看这


————————————————————————


基尔伯特死了。

他死的时候大概是极度孤独的吧,他的弟弟不在,他的朋友不在,他的敌人不在,他的宠物不在,有的只是我这么个无所谓的人见证着过去,和似乎要惊破人心的枪声。

真是一个悲惨的结局,孤独地死去着...

【日常向/极东】近冬

emmmm再不发文要掉粉系列
这个算是上个周末给自己的生贺吧
冬天快到了,也要多穿点衣服
不能赖床嗯对
第一人称菊视角,极东已交往设

-------------------------------------------------

最不喜的,便是这冬了。

我窝在被炉里这样想。

从古至今,虽从未向人言述过,但往往到了冬,我都会狠狠地苦恼一番。倒也不是憎恶那样的银装素裹,只单单不甚喜欢的是瘆人的温度,就如同被撬碎玻璃碎片,微绿的内层和着锋利的光口闪着冰凉也惨痛的光,到了这时,每每,都会被彻骨的寒风猛地灌一整脖子,连厚实的围巾与长袍也无法抵住其恶意。且于我而言,这冬,最大的恶处,也不在此,而是在于那每日清...

【冷战】昨日黄昏消失的星与月


没错没错我入冷战了
第一人称露视角,第一篇冷战很多不足请指出
以及这是和亲友组「十一点组」的第一篇联文,召唤神龙@南崖采药人 
呐十一点组就是个啥都干的组嗯对
以及此篇文的梗为疾病梗:患者的瞳色会慢慢变成所爱之人的瞳色,视力也会渐渐衰弱,最后瞳色与所爱之人一样时也就是失明之时。
如果有人知道这个梗的作者是谁麻烦告知。

---------------------------------------------------

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和他的呼吸。
赛场上的其余一切都与我无关。
开始之前,我还在听着娜塔说明天一起去郊游,看着托里斯想去又不敢去的可爱模样;王耀和本田菊在一旁开了关于我和那个美.国白...

【极东】同居吧

有一点点私设:国家意识体也会生病,但不会因此死亡;意识体本身的生病不会影响国家国情,但国家出现问题会影响意识体本身(甚至死亡)

极东已交往设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一篇充满少女心的文(可完全不少女

通篇第一人称耀视角

这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一篇,日常向

---------------------------------------------------------------------------------------------


广场上的喷泉在这样的夏夜适时地开启,喷泉下的人们伴随着每一次水花的落下发出一阵阵的笑声。前座的女人压低着嗓子对着手机说着什么,坐在旁边的男...

【雪兔】一位老兵的自述

来自  @南洵君 的点文
字数6000+一发完
这篇的格式是一篇报道吧......大概……
以及格式不是很严谨
因为是报道所以通篇是基尔的自述,有部分与记者小姐交谈的内容
设定是二.战背景,雪兔都是士兵
时间线放注释
第一次写雪兔可能不太好请多多指出
以及里面有微量法贞,极东兄弟,土豆兄弟
除了雪兔和法贞偏爱情向,其他俩都是亲情/友情向,大概不影响阅读

-------------------------------------------------------------------------------------------------------------------------

一...

【数羊】不对劲

这是 @子钰gyoku_深陷长篇坑 的点文√
字数6000+一发完
其中有一点点政.治暗示/真的是一点点,不影响阅读//如果看不出来的话文末有注释
以及,注释有点多
说是数羊其实数羊的部分不多
剧情是什么小女不知道
全篇第一人称菊视角
是与本家完全不同的数羊哦

甜的√

以下

--------------------------------------------------------------------------------------

我发现自己的不对劲是在国.家间的酒吧聚会上。

那天的事说来荒谬,我居然感觉到了自己左胸腔的跳动。于是我赶紧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给助理,不过家里倒是并...

© Suolomer_Tandechar | Powered by LOFTER